数百名师生参加集会

性爱心理 admin 浏览

小编:当一群尖子生凑到一起,总会有人受不了压力而出局。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(Drew Faust)说,从西雅图到上海,来自世界各地的家庭把孩子委托给我们的同时,家长(微博)们也意识到

  “当一群尖子生凑到一起,总会有人受不了压力而出局。”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(Drew Faust)说,“从西雅图到上海,来自世界各地的家庭把孩子委托给我们的同时,家长(微博)们也意识到,大学经历对他们的孩子而言,无论是学业水平还是精神承受能力,都将是一个考验。

  在哈佛健康服务中心主任保罗柏瑞亚(Paul Barreira)看来,“这些学生拥有令人瞠目结舌的学习成绩,却不具备处理情绪的技巧,所以,当经历非常负面的事件时,他们会很脆弱。在这方面,聪明并没有什么用。”

  而一些大学强制患有精神问题的学生离开学校,也让那些已经产生了焦虑、忧郁以及其他精神问题的学生因害怕被退学,而不能得到良好的治疗。

  去年4月,耶鲁大学商学院(微博)一名上海籍毛姓同学(Grant Mao)因情感破裂和母亲生病的双重打击而患上抑郁症,未能达到学校规定的成绩标准,被学校强行终止学业。

  此事在耶鲁大学掀起轩然大波。部分校内师生表示,耶鲁对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不重视由来已久,此次更是在对学生没有任何心理疏导的情况下,不考虑学生病情,强行将患有抑郁症的学生退学。

  据《星岛日报》报道,耶鲁研究生工会为此举行了大型集会,数百名师生参加集会,逾千名师生(包括250名中国学生)签名支持。这是近年来少有的因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而出现的集体抗争事件,也在中国留学圈中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精神病学家维克多施瓦茨(Victor Schwartz)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年轻人的精神健康。在他看来,许多学校为学生提供了优质的精神健康治疗服务,令人遗憾的是,这些医疗服务并没有被充分地推广、宣传。

  在耶鲁大学的临床医生及教务长塔米范(Tammy Pham)教授看来,学生的抑郁症状可以通过一些途径得到缓解,例如:在学校广泛施行精神健康教育措施、建立学生互帮互助系统、推行精神健康伙伴计划、增强学生和老师间的沟通,以及举办研讨会讨论精神健康问题等,这些都是治愈抑郁症的良好途径。

  除了充分利用校内资源外,每位留学生都有自己的抗压小窍门。在郑毅看来,想要远离抑郁症,需要从根本上予以避免。“留学生感到苦闷的原因基本上就是学业的压力、不同文化的冲击,以及家里高期许而引发的紧张感、压迫感。”

  “离家求学时,妈妈和我说:儿子,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,学习上量力而行,如果感到不开心就回家,我们就当去美国旅游一圈,妈妈不会怪你的。”郑毅告诉《青年参考》,“这话听上去像是溺爱,但确实让我感到压力倍减。留学生在国外其实挺不容易的,家长们就不要再施加压力了。”

  “打工也是一个不错的减压方式。刚到美国时,我在课堂上一知半解,课后也不愿意和有钱的同学一起去购物,经常独自一人去学校旁边的咖啡馆学习和看书。就在我觉得自己已经快到抑郁症边缘的时候,偶然听到咖啡馆缺人的消息,于是毛遂自荐。”另一名留学生白梓晨向《青年参考》讲述了自己的经历,“后来,我和其他店员成为了好友,也和许多来买咖啡的中国学生熟识了起来。美国大学的四年生活因此变得丰富多彩了。”

  裁判长着“电子眼”,足球有颗“智慧芯”……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,还有科技的变化。

  进入6月,漫天飞的促销红包、预售、定金、满减信息,预示着“618”年中大促即将来临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bentmag.com/xingaixinli/182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